忽然头顶被红盖头笼轰炸区赫然落在了以楚生为

v字战壕,堵桥,怕是失了智哟!
 
    小白也算是这个游戏的老玩家了,从游戏开始火的时候注册,现在也玩了有五百多个小时,可从来没听过v字战壕有桥的哦。
 
    就是直播间里云吃鸡的水友们也是哈哈大笑,笑楚生怕是对这个游戏有什么误解。
 
    “麦田圈堵桥,怕不是失了智。”
 
    “我大舅哥说了,遇山开路,遇水造桥,轰炸区都召之即来,区区桥有什么问题!”
 
    “v字战壕哪来的桥?我怎么不知道?”小白也是质疑了一波,好歹玩了五百小时了,v字战壕也来过,这地方哪来的桥?这楚生又玩什么花样?
 
    楚生抠了抠脸,嘴角扬起一分怪笑道: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都这么说,小白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,上车之后倒出仓库,直接朝着v字沟壕跑去。
 
    一路疾驰,路上楚生和小白还看到有一辆摩托车,直接上了g镇和g港之间的山上。
 
    摩托车这种距离和速度,完全不需要理会,或许待会儿停下来,可以有点说法。
 
    来到v字战壕,楚生把车直接停在了跨越v字战壕的木板上。
 
    看到楚生的举动,小白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:“你说的桥该不会是这两块木板吧?”
 
    楚生把直接停在木板上,随后示意让小白朝后一点,一颗手榴弹扔上去直接将车炸毁。
 
    “你把车炸了我们待会儿怎么跑图?”小白完全傻眼了,她隐隐捕捉到楚生的意图,只是应该不会有傻子从v字战壕这里直接冲过去吧?
 
    将上面的桥堵住,楚生叫上小白,两个人就躲在v字战壕木板后面的灌木丛里。
 
    小白总有一种自己好像是傻子的感觉,这位置怎么可能堵到人?
 
    “用车把这个木板桥堵住,那他们只能选择从我们这个位置过去,到时候车就自动送到我们面前啦!”
 
    楚生在灌木丛里蹲了一会儿顿时觉得有些不妥,这个位置太容易被轰炸区洗头了,还是得找个有掩体的地方。
 
    但是纵观整个v字战壕,好像没有什么能抵挡天火的地方。
 
    “小白,我们要不要去桥下面。”楚生开口询问了一番,总不能说他怕被天火炸死怂一波吧,这样也太丢人了点。
 
    “不要。”小白断然拒绝。
 
    楚生直接一跃跳到了木板下面,还振振有词:“你在上面,我在下面,咱们上下配合。”
 
    小白没有回应,只是微蹙眉头,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?
 
    “哇,大舅哥的骚话真的是皮,你在上面不要动,我在下面使劲干。”
 
    “这主播实在是太畜生了,反手一波关注鱼丸送上。”
 
    楚生站在v字沟壕里面,缓缓爬到斜坡上,也可以看到远处的视野。
 
    看了一眼地图,楚生坚信肯定会有人过来。
 
    这个分段的玩家还没讲究这么多,刚才一把因为苏小沐的瞎比操作,直接来了个双人四排,现在厨房一个人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呢,所以这把游戏算是楚生第一把双排,匹配到的对手实力都很一般。
 
    这个v字战壕的格局很有讲究。
 
    p城已经空无一人,但是其他地方的人想要去g镇,不想绕路的情况下必须要经过v字战壕。
 
    如果是摩托车还好说,加速一个冲刺可以直接越过木板,甚至飞车过去。
 
    要是吉普车或者小轿车,那就只有乖乖绕道或者走木板了。
 
    v字战壕的玄学之处就在于上下两端都有房区,一般玩家经过这种麦田圈,都会下意识地避免靠近房区,毕竟要是有人的话,这一梭子子弹可是不好吃的。
 
    所以直接经过v字战壕绝对是很多人脑海中的第一选择,尤其是再看到一边的木板上有一辆被引爆的小轿车,更是不敢靠近战壕北边,因为这车极有可能就是房区和过桥的人发生战斗后的产物。
 
    楚生通过一个简单的思维引导,就可以让待会儿过来的人心甘情愿的从这边的木板桥经过。
 
    还不等楚生观察多久,忽然头顶被“红盖头”笼罩,轰炸区赫然落在了以楚生为中心的位置,覆盖了战壕附近的麦田圈。
 
 
    楚生看到轰炸区,友情提醒了一下:“不如下来躲躲?”
 
    “不要。”小白拒绝的也极为干脆。
 
    随着天空中发出雷霆一般的翻滚,仿佛春天雷阵雨一般的前奏,小白微微有些紧张。
 
    楚生哑口无言,想着这天火肯定也没这么准把小白炸死的把?
 
    “那你盯一下远处,要是来人了说一声。”
 
    因为楚生在战壕爬到一半,时刻还要提防正义制裁,所以能看见的距离不是很远,至于远处来的车根本看不见。
 
    负责岗哨的重任全部落在了小白身上。
 
    耳膜开始响起了刺耳的炮弹破空落下的声音,楚生乖乖地从战壕下来,瑟瑟发抖地蹲趴在桥下。
 
    轰!
 
    冲天的火光和黑烟从四面八方升起,巨大的响声震耳欲聋。
 
    小白蹲在灌木丛里,同样吓得一动也不敢动,心底不断乞求,轰炸区千万不要照顾我。
 
    不过墨菲定律告诉我们,越是不想的事情,就越会发生。
 
    小白只听到耳畔一声巨大刺耳的破空声,随后整个屏幕翻起滚滚浓烟,自己已然跪倒在地上。
 
 第88章:玩具车,遥控车,玩具玩具遥控车
 
    “救救救救……”小白欲哭无泪,你说我什么坏事、违心事都没做过,为什么这正义要制裁她呢?
 
    因为小白已经倒下两次,所以这次掉血很快,正在努力地朝楚生的位置爬过去。
 
    楚生见状也硬着头皮忙从木板底下上来,这一波救人可以说是很极限了,而且楚生还冒着被炸死的生命危险。
 
    可这把楚生不想这么早交代啊,三级头、三级甲,八倍狙击枪外加短剑维克托,下次想要体验这种感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。
 
    更何况上一把没能带妹吃鸡,这把一定要带小白吃一次鸡,让她对自己有所改观。
 
    小白看着楚生从掩体跑出来,顶着天火救她,不由感动道:“你不怕被天火砸死吗?”
 
    这种机会不装逼更待何时?